本報記者 諸葛亞寒 實習生 鄭文韜《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0日12版)
  長髮過肩、扎成小辮,半年前外表像極了“藝術家”的崔遠昕,每每面對身家過億的投資方時,往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現在,留著一頭幹練的短髮,他不僅“敢”說話而且“會”說話,態度謙虛但絕不會降低姿態。
  和所有導演系學生一樣,今年畢業於中國戲曲學院戲曲影視導演專業的崔遠昕也做著當電影導演的藝術夢。不同的是,崔遠昕選擇了以另一種身份入行——註冊公司自主創業,當起了影視文化公司的“老闆”。
  比大多數創業者都幸運的是,公司運營一個月便接到了第一筆單子。短短半年,崔遠昕的公司已經成為中國戲曲學院學生創業孵化園內註冊資金最大、營業項目最多的公司之一。從“最窮時銀行卡裡只剩兩塊錢”到現在已有10人的公司平均每人月收入過萬,崔遠昕和他的伙伴們實現了最低目標:活下來。
  從校園走向社會,從創業起步到基本立足,崔遠昕把功夫做在了前頭。
  大學期間,崔遠昕幾乎嘗試過了一個劇組裡的所有工種。不僅自編自導了3部作品,還幫助師哥師姐和同學拍攝近20部短片,主演多部作品,攝影、剪輯、後期樣樣不落,還在化妝師有事缺席時現學現賣臨危受命,“實現了乾遍劇組所有職務的夢想”。
  參與過數部電視劇的拍攝、在2012年受邀參加FIRST青年電影展,以高票當選大學生評委……在這些經歷中,每做一個項目,崔遠昕都能認識不同的人,而通過這個項目認識的人推薦,又能參與其他項目並認識更多的人。通過這樣“滾雪球”的方式,他積累了大量的社會實踐經驗和豐富的人脈關係網。
  在校內校外接活兒,崔遠昕幾近瘋狂,甚至考研前一夜還在劇組熬了個通宵,將考試“睡”過去了。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家公司看中了崔遠昕,願意出資請他拍攝宣傳片。投資方提出的10萬元驚獃了還是學生的崔遠昕,於是,他開始沒日沒夜地曠課創作劇本,就連同學聚會也不參加。
  可突然有一天,他開始質疑自己:“這是圖什麼呢?為這10萬塊錢值得嗎?為什麼要用這輩子僅有的大學4年青春去做以後一輩子都可以做的事情?”想明白後,他決定放棄,用寫出的劇本作為對方的補償,回到學校“天天跟同學一起玩兒,做所有學生該做的事情”。
  臨近畢業,崔遠昕意識到該是“從學生轉變成社會人”的時候了。於是,當看到學校張貼出的創業孵化園海報時,崔遠昕開始思考自己畢業後的選擇。在羅列和分析了自己的人脈關係之後,他決定選擇創業。
  由於學校創業孵化園提供了較多支持,減少了許多公司運營成本,創業初期的市場競爭中,崔遠昕公司的報價往往低於其他公司。而年輕團隊能吃苦的闖勁也是一步步順利走來的“撒手鐧”,“別人完不成的東西我們敢去嘗試,別人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我們可以更長。”
  不過,崔遠昕和小伙伴的闖勁兒是有尺度的,甚至會放棄許多在創業階段看起來誘惑巨大的“香餑餑”。
  和大多數創業新人一樣,每當聽到大項目,崔遠昕也會興奮不已,但“5分鐘”便會冷靜下來在心裡盤算,“哪些環節能做到,哪些比較困難,我們能不能掌控,能不能拼下來。”
  在公司牆上的一塊白板上,每接一個項目、每做一個重要的決定時,團隊成員都會從自身條件出發進行風險評估,將每一個決定背後的優勢、劣勢羅列出來仔細分析。在崔遠昕眼裡,想要走穩就需要有勇氣放棄,“有的項目可能會做砸,把我們壓趴幾年都緩不過來,我們會堅決放棄。”
  現在的崔遠昕已經從起步階段稚嫩的大學生慢慢轉變成為一個穩重的社會人。他會堅定地放棄誘惑,為了更踏實地獲得成長;他也會適當地妥協,為了能有立足行業後更多的話語權;而每當和投資方對坐洽談,明知有談崩的可能,他也會堅持原則,但結果往往能贏得對方的“欣賞”。
  相比長遠打算,他更在乎眼下,“先要想好怎麼走好這一步,再向著最終目標靠攏。”在他看來,不顧一切追求夢想固然可貴,但更現實的考慮是,作為一個北漂,首先得“租得起房子吃得起飯”,成功立足後再去追求夢想。  (原標題:成功立足後再追導演夢)
創作者介紹

即用辦公室

cu07cuwj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